当前位置:龟仙传媒搞笑温柔里的杀机
温柔里的杀机
2022-08-09

1

老康在市里租了一间临街门脸,挂出了康复中心的牌匾,其实就是刮痧拔罐、推拿按摩,由于手艺是祖传的,生意还行。

这天,老康正给一个腰椎不好的老太做推拿,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女子推门进来,一屁股坐下,皱着眉头,闭着眼,脸色蜡黄。

老康忙问:“大妹子,你哪里不舒服?”

“我、我头晕得很,刚才在家还吐了半天。”女子说着又开始干呕。

“是不是晕起来天旋地转?”

“对,晕得我都不敢睁眼。”女子的眉头始终没有舒展开来,说话有气无力,“一连好几天了,开始没在意,以为注意休息就好了,不想并不减轻。”

女子脸色不好,但皮肤白皙,看得出平时深居简出。老康用手按住她的脖颈,女子皮肤极好,凝脂一般。“您是颈椎出了问题。”老康说,“颈椎增生比较厉害,头晕是颈椎压迫神经或动脉血管引起,做几次按摩就会减轻了。”

老康让女子俯卧在按摩床上,先揉她的太阳穴、肩膀、后背等处,然后把重点集中在她的脖子上。他手劲相当大,不一会儿,女子就呻吟起来,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,两手紧抓床单,最后,终于受不了“蹂躏”,尖叫起来:“师傅,您、您倒是轻点啊!”老康安慰道:“我要把你颈椎有增生的地方搓下来,不然还会继续压迫神经和血管的,所以你就忍着点吧。”话虽如此,老康却悄悄减轻了些许力道。

半小时后,老康结束按摩,女子的气色比刚进来时好看了许多。

“三五天后再来吧,做四次效果就更明显了。”老康说,“这期间注意休息,加强锻炼,不要太劳累了。”

2

没事时,老康喜欢拿出一本叫做《推理悬疑》的杂志翻看——其实他也不懂啥叫推理悬疑,只是觉得里面的故事好玩,让他忘了一天的劳累。

这天晚上,已近11点了,老康以为不会有什么事了,便躺在床上看杂志,这时店门“哐当”一下开了,进来一个醉醺醺的家伙。

“喂!过来,给我按摩按摩脖子和后背,疼死了!哎呦,打一天麻将真他妈难受啊。”男人一屁股坐到椅子上,横叼着一支烟。

尽管心里带着一点点厌恶,老康还是很职业地扶着男人躺倒,帮他丢掉烟蒂,两手灵活地在他的肩部游走:“大哥,我先帮您放松放松,然后,您哪里难受,我重点按摩一下。”

“嗯,是那么回事……”男人对老康的服务很受用,“反正我兜里也没几个钱了,今晚索性就在这安生了。不过呢,我今天突然有一种想跟人倾诉的冲动,我、我就跟你讲一讲我的故事吧……”

“好。”老康说,“我最怕客人不说话,那样我也觉得时间过得太慢。”

男人打个酒嗝:“那我开讲了啊。”

男人说,本来,他有一份不错的家业,如果按部就班过下去,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一生平平安安是没多大问题的。可哪个男人骨子里甘于平淡呢?于是,一半出于应酬,一半出于要大捞一把的念头,他开始出入赌局。哪料到,赌场到底复杂诡异,岂是他可以窥透和掌握的?没多久,家业输了大半。如果此时住手,尚可留得半壁江山,但输急眼的人顾不得后路,他把自己的整个家业押了上去,结果满盘皆输。

“现在好了,落地凤凰不如鸡,我只有过没事打几把麻将,喝喝茶,唱唱歌,实在郁闷了借酒浇愁的日子了。”

“其实,要是真想开了,反正不过几十年的光景,有那么点值得回忆、值得咂摸的经历,这辈子也算没白活。”老康嘴里唠着,手上没有停止动作,突然,他两手发力,男人的脑袋被猛地来了一个超过90°的大拨转,男人只感到脖颈处“咔”的一声,仿佛要被扭断一般,吓得“嗷”一声大叫,声音都变了:“大、大哥,你干什么……”

老康淡淡一笑:“别怕,老板!”

3

女子按老康的要求,先后四次来做按摩,大概见了效果,此后就不来了。女子就在附近住,老康的顾客里有个老太,跟她同住一个小区,于是老康就从老太嘴里知道了女人的一些情况:她叫小希,没工作,白天睡觉,晚上就通宵达旦地在电脑前敲打,把写成的文章投给杂志社,发表后人家再给她寄钱来,好像叫什么“职业撰稿人”。老太一惊一乍地说:“有一次,邮递员送汇款单给她,恰好我路过,哟,乖乖,一笔单子就2000多,怪吓人的。后来邮递员说,大妈,你才看到一张就惊了,我给她算过,她每月稿费不下两万呢。乖乖,什么世道,一个打字员,收入赶上白领了……”

小希再次光顾老康的小店,是在一个月后。那是个阴沉沉的午后,天快要下雨了,店里无人光顾,老康正手拿那本《推理悬疑》看得入迷,小希跌跌撞撞地进来了。

“好些了吗?”老康话语里带着关切。小希铁青着脸没说话,轻轻点点头,老康看她情绪不对,不再多言语,照例对小希的太阳穴进行了一番按摩,又将手放到她的后背,可刚一发力,小希就“啊”地一声呻吟。“怎么?痛吗?”小希点点头:“买菜时遇到一个蛮不讲理的女人,我不小心踩了她一脚,她就破口大骂,我跟她吵起来,后来她就露出了泼妇嘴脸,自然,吃亏的是我。”老康赫然发现,她的额头被刘海掩盖处,还有一道刺目的伤痕,蚯蚓一般触目惊心。

老康小心翼翼地做完推拿,小希却不急着离开,迟疑半晌,道:“师傅,我、我能跟您学推拿按摩技术吗?”

老康一愣,原则上他是不收徒的,不过,小希可以学,即便学了,也不会抢自己的饭碗。老康点头,指指墙上挂的《人体穴位图》:“你先熟悉一下这张图,没事时对着自己的身体按一按,感应感应,这是第一步,不然我是没法教你的。”

小希想不到老康答应得如此干脆,脸上终于有了笑容:“改日请您吃饭。”

小希真的很认真地开始学习推拿按摩了。不过,她明显对同住一个小区的那个老太很回避,如果进门时看到老太也来做康复,她会扭头就走。老康想,老太一定对她的内情知道较多,而且喜欢传扬别人的隐私,小希才对她不感冒的。

果然,那天老太又说起了小希:“哎呀,小希那个可怜虫,虽然挣的比白领不少,无奈嫁了个老公太混蛋,败光了老子给的家业以后,索性啥也不干了,一分钱也不挣,全靠她养着,那坏蛋成天叼着烟卷,皮鞋擦得锃亮,在外面的棋牌室昏天黑地,赢了钱就花天酒地,输钱回家不给她好气,不打就骂,小希这丫头倒也真可怜啊。”

老康忽然想起前些日子深夜光顾过的那个男人,难道小希的老公就是那样一个男人?

4

“什么?我挨打,我老公打我?”小希如听天方夜谭一般听完老康那些话,竟窃笑起来,“你一定是听了那个八卦老太的话吧?切,那么大年纪,自己的日子过得一塌糊涂,还有闲心制造别人的闲言碎语。”小希说,那老太其实也很可怜的,据知情人讲,她的老伴尤其最不让人省心,年轻时就留下了很多风流韵事,就算现在也是人老心不老,甚至,一次坐公交,只顾了饱览身边一个年轻异性的春光乍泄,被掏了腰包都浑然不觉。

老康一笑。女人之间永远充满了鸡零狗碎。

“我如果挨老公打,为什么还要跟你学按摩呢?我老公跟我一样,腰椎啊颈椎呀也经常闹毛病,我学会了按摩,没事就可以给他按,如果我和老公水火不容,我会下贱到那种地步吗?”小希絮絮叨叨。

老康再笑。无论多么优雅的女人,骨子里都逃不掉小肚鸡肠。“我信你好了吧?”老康忙岔开话题,“你的脑子还是很好使的,学按摩这么快,我都担心你将来抢我的生意了。”

“师傅,您取笑我了。我觉得家庭要和睦,女人就要让男人身心愉悦,不但要吃好,身体还要好,现在我已试着给老公做推拿了,他评价不错。所以我今天抱着十二分谢意请您吃饭。”

“好,那我不客气了!”老康痛快答应。

老康爱吃涮肉,于是,吃着火锅,小希透露了一个消息,她要搬家了。“所以,师傅您要抓紧拿出压箱底的绝活啊。”

“好端端的为什么搬家呢?”老康不解。

“主要是消除师傅你的担心呀,”小希眨眨眼,“我要开个康复中心,可不敢在您眼皮底下开呀。”

老康会意一笑。小希不愿把搬家的原因告诉他,却用一个笑话来搪塞。

不久后,小希居然就真的再没出现在老康的店里,长舌老太证实说,小希的确搬走了。开始,活儿不多的时候,老康还是偶尔会想起这个女人的,渐渐地,小希也淡出了脑海,就跟店里那些曾经出现后来再没来过的顾客一样。

5

半年后的一天中午,长舌老太来老康的店里闲坐,忍不住又对小区里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东拉西扯起来。老太身体并不好,但说起这些蜚短流长来居然神采奕奕。老康正暗自唏嘘,老太忽然像想起了什么大事,一把拽住他:“呀,对了小康,你还记得我们小区那个憋屈女人吗?”老康不由一头雾水。老太一拍大腿:“小希呀!有一阵还是你这的常客,你难道一点不记得了?”说着,惟妙惟肖地描述了一番小希说话和走路的神态。

老康恍然大悟,哦,是有那样一个女人,还曾做过他的顾客和徒弟。

老太说:“昨天我在电脑里看到她了,是我孙子搜索什么视频时无意间发现的。哎,你猜人家是干什么的?了不得,人家是著名作家啊,而且,‘小希’只是她老公对她才那么叫的吧,人家本名、笔名都文雅得很呢,难怪她都那么知名了,咱们还不知道身边居然有一个名人……”

老康有电脑,老太走后,他很快搜到了那个视频。哦,小希,原来姓辛,叫辛未寒,笔名辛未,老康读《推理悬疑》,好像在目录里看到过这样一个名字。辛未寒参加的是一个网络访谈,主题是如何引领年轻人珍视婚姻和家庭。节目里,辛未寒作为嘉宾现身说法,讲起她跟老公的事。她说,男人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,她老公年轻时曾经荒唐过,她一度对婚姻和家庭绝望,但她相信,只要愿意等,耐心等,老公这个“孩子”在外面“玩”够了,迟早会回来的。果然,就在某一天,老公对那些醉生梦死的日子突然厌倦了,开始一心一意经营家庭。“现在,老公没有我的允许,他都不敢出门。”最后,辛未寒满脸幸福地说。

现场对辛未寒报以掌声。老康看着显示器,忽然有些五味杂陈。看来辛未寒的婚姻确曾不幸过,当时她极力否认长舌老太,只是为了维持一个女人脆弱的自尊罢了。好在,如今她终于夙愿得偿。

这时,店里来了一个顾客,手里拿着一本杂志。老康抬头一看,是附近一个书报亭的老板,他腰椎不太好,来做按摩了。“老康,这是最新一期《推理悬疑》,记得埋单时扣除哦。”

报刊亭老板走后,店里一时没有顾客,老康就一篇一篇翻看起来,看着看着,呼吸突然开始急促起来——里面一篇叫做《温柔里的杀机》的小说,看得他心惊肉跳。

小说里,一个女按摩师由于轻信一个男人的花言巧语而陷入婚姻不幸——男人把自己包装成企业家骗取信任,实际上他是个彻头彻尾的赌徒兼酒鬼。婚后,男人暴露了真面目,成天在外鬼混,女人追悔莫及。后来,老公因沉迷打麻将导致颈椎病时常发作,女按摩师经常在劳累一天后,回家给老公按摩,希望用辛苦和温柔打动老公。但老公积习难改,一有好转还是跑出去逍遥。不但如此,老公还在外面勾搭野女人,回来就对妻子拳脚相加,一天,老公酒后还险些将她推下窗台。这天晚上,老公的头晕又发作了,女按摩师再次给老公按摩时,突然狠狠一用力,咔嚓,老公的颈椎发出一声脆响!

小说对颈椎按摩的描写非常细致,竟与老康的手法惊人地一致,老康如身临其境,不敢再看下去了,只好直接翻到结尾,在“尾声”里,女按摩师去残疾人用品店买了一个轮椅,不久,她的老公就坐在轮椅里,被推来推去……

老康惊出一身冷汗。他知道,颈椎按摩不当可引起高位瘫痪,何况直接想致人于如此境地。那么,又是谁把自己按摩的手法写得如此入微呢?他下意识地翻回到小说的开头,只见大标题《温柔里的杀机》的下面,是一个记忆里无比熟悉,但杂志里第一次出现的名字:小希!

老康忽然觉得一阵头晕,但他依然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两个字,任由这两个字越来越模糊,到后来,竟然幻化为一个场景:小希,也就是辛未寒,推着轮椅,里面坐的,是那半夜曾经在老康店里露过一面的男人。男人四肢无力,目光呆滞,而小希却一脸知足的表情,轻轻哼着歌,还低头对那男人说了一句话——

“老公,你终于不到外面乱跑了……”各种精美短文、往刊读者文摘、故事会、意林等……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,

龟仙传媒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1587901230